妻子患病無錢治,他忍痛殺牛籌錢,不料牛流淚又「下跪求生」…兩年後牛竟救他一命

十多年前,溝窪村還是大巴山深處一個交通閉塞,經濟落後的貧困山村。那一年老憨的老婆得了病,村裡的大夫看不了,要老憨帶老婆去縣城醫院。當時老憨手裡只有幾十塊錢,如何給老婆看病?

老憨的女兒在鎮上上中學,住校,每月也需要花錢。老憨想向親朋開口,可以前借的錢還沒還,咋好意思再開口借呢?他嘆口氣,抬頭望了望天,當時是夜裡,天上掛着一輪玄月,灑下淡淡的月輝,照到院中的樹上,投下斑駁的陰影。

老憨猛吸兩口煙鍋,在鞋幫子上敲掉煙灰,站起身把煙鍋別在腰裡,他決定了,殺牛賣肉。他家裡有一頭耕牛,是正經的秦川牛,體胖勁大,是耕田種地主勞力。山裡人討日子不易,有牛相幫,人能省不少力。

不是被逼得沒有辦法,誰捨得殺耕牛?當初老憨就因為家裡窮,沒有姑娘肯嫁給他,是他老婆見他本分,不顧家裡反對,跟了他。如今老婆有病,就算砸鍋賣鐵也得給老婆治病呀!

老憨本來想把大黃牛拉到屠宰場賣了,可後來聽人說要是自己宰殺,能多賣好多錢,於是決定自己殺牛賣肉。明天就要殺牛了,老憨來到牛棚,給牛槽里添上草料,又拌了許多麥麩,讓大黃牛再吃最後一頓吧。

老憨憐惜地看着大黃牛伸出舌頭,一下一下卷食着麥草,隨後他用掃帚幫大黃牛清理着身上的髒物。大黃牛時不時扭頭,用頭蹭蹭老憨的身子,顯得無比親昵。老憨不會殺牛,他請的是村裡的張屠夫。張屠夫是殺豬的,也沒有殺過牛,不過老憨想他能殺豬,想必也就能殺牛。

第二天一早張屠夫就來了,老憨把大黃牛拴到門前的樹上。村裡人聽說老憨要殺牛,沒事的都圍來看熱鬧。張屠夫手裡握着一把尖刀,圍着大黃牛繞了兩圈,卻不知該怎麼下刀。牛比豬大多了,殺頭豬還得幾個人摁着,這麼大一頭牛,誰又能摁住?

大黃牛看到張屠夫手裡拿着刀圍着牠轉,似乎意識到什麼,不安地踱着蹄,沖老憨叫了兩聲。這時就聽張屠夫說:「我又沒殺過牛,不知咋下刀啊,不如把牠弄暈了再宰……」

張屠夫都不知該如何殺牛,其他人就更沒譜了。聽張屠夫這麼說,有人就找來一根大棒給了張屠夫,張屠夫掄起大棒,衝著牛頭就是一棒。只聽「咔嚓」一聲,棒子竟然折了。就聽大黃牛「哞」的一聲慘叫,老憨不忍心,忙把頭扭向一邊。

有人又找來一根棒子,可張屠夫舉起棒子又放下了,他看到大黃牛的眼中竟然流出了淚水。在場的人也都看到了,有人驚呼:「媽呀,這牛哭了?」然而更驚訝的事情還在後面,就見大黃牛兩條前腿慢慢彎曲,沖眾人跪了下來……

人群再次發出驚呼:「這牛成精了,這分明是在跪求大家饒命呢。」老憨聞聽扭頭看,見狀再也忍不住了,撲上前把張屠夫向一邊推了一把說:「不殺了,牛不殺了。」就摟着牛頭嗚嗚哭起來,大黃牛似乎也聽懂了老憨的話,發出低沉的叫聲,用頭不停的蹭着老憨。

張屠夫有些不樂意,說一會殺一會不殺,究竟怎麼回事?老憨只好把要給老婆看病的事說了,大家聽後一陣嘆息,你十塊他二十的,幫老憨湊了錢。大黃牛留下了,那一棒獸醫看過後說不礙事。大黃牛似乎很感激老憨的不殺之恩,從那後,幹活越發賣力了。

大概兩年後,老憨承包了一片荒山,那天跟老婆去山上植樹,順便把大黃牛牽到山坡吃草。老憨跟老婆植樹,大黃牛就在旁邊隨意地啃着草。忙了一會老憨感覺有點內急,就到一邊的灌木叢去方便。不想灌木叢里有一窩人頭蜂,老憨驚動了牠們,人頭蜂就向老憨攻去。

老憨慘叫一聲,連滾帶爬地跑了出來。可人頭蜂還不放棄,緊追不放,老憨根本就擺脫不了。就在這時,一旁吃草的大黃牛「哞」的叫了一聲,衝進了蜂群。人頭蜂立馬把目標轉向了大黃牛,大黃牛帶着人頭蜂狂奔,後來掉進山溝里,摔死了。

老憨在醫院看病時,大夫說要不是大黃牛,老憨就沒命了。老憨後來把大黃牛埋在了山坡上,沒事的時候就去看看。如今老憨的日子好了起來,經濟林有了收益,當地又搞起了生態旅遊,老憨和老婆開起了農家樂。

每有客人到農家樂去,老憨都會講大黃牛的故事,聽得客人唏噓不已。末了老憨會說,萬物皆有靈,善待一切生命,必有好報……

喜歡這文章嗎?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你的支持能推動我們繼續提供更優質文章哦!